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13264010777326975150@qq.com
首页 > 书画 > 正文

书法学科拟升级,“大家”有话说

2022-04-24 22:07:32       点击:

“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览”观展现场

“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览”观展现场

近段时间,我们可以看到在网上有关于书法学科建设的讨论。这缘起于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下发的《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专业目录(征求意见稿)》,经过新一轮学科专业目录修订工作,面向各省市学位委征求意见。相比目前使用的2018年学科专业目录,新版目录中,法医学有了一级学科,目录同时明确了交叉学科的一级学科。新目录与原目录相比,授予学位的学科门类增加到14个。这其中,最抓人眼球的,当属书法和美术合并为一级学科。在上一版的《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专业目录》中,“美术学”是一级学科,“书法学”是其二级学科。当然,目前大家看到的新版目录还只是一个意见征求稿,不是定论,但在圈子里还是引发了众多的关注和讨论。

学科升级,是多年的呼吁

此次看到的征求意见稿中,书法和美术合并为一级学科,是众人为之努力的结果。

在2019年5月30日全国政协第二次重点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加强书法学科建设”成为焦点。该提案是由全国政协委员陈洪武等在当年两会提出的,经全国政协主席会议确定,列为当年40个重点提案之一,并确定列为7个重点提案办理协商会之一。

其实,早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陈洪武等多位委员提交了《关于设置书法学为一级学科的提案》,指出目前书法学科定位已经不适应新时代传承与发展优秀文化的现状。2019年两会期间,陈洪武提交了《关于书法学升格为一级学科的提案》,再次呼吁书法学科建设问题。2020年的两会期间,陈洪武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将在会上从国家文化安全和中国特色学科建设两个角度,再次阐述“将书法提升为一级学科”的意义,“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的是,现行的学科设置采用书法隶属美术的模式,学科建设依赖与效仿美术学,从招生、教学到就业,多套用美术学模式来培养、使用书法人才,导致所培养的人才没有体现书法自身的专业特色,也没有达到严格意义上书法人才培养与使用的要求。”

中国书协原主席、全国政协常委苏士澍,全国政协委员宋华平,著名书法张海等也都为书法学科建设积极呼吁。

呼吁将书法升级为一级学科,一方面是学科建设的考虑,另一方面则是现实的需求。

苏士澍在2019年的全国政协第二次重点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就表示,“目前我国高校书法学本科生大多归属于美术学,硕士、博士挂靠于文学、美术学、历史文献学等。书法学科在招生方式、考试内容、教学内容、课程体系建设,乃至学生毕业等方面,都会受制于其他学科理论与研究体系,无法专注于书法学的研究。”

据统计,2021年全国已有200余所高校招收书法专业学生,有近150所高校开设书法学本科专业,80余所高校招收书法专业硕士,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南京艺术学院、浙江大学、吉林大学、四川大学等20余所院校招收书法博士生授予博士学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一撰文表示,今天的书法学科,已得到包括学术界在内的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同。众多高校在书法人才培养上,有着明确的人才培养目标,经过较长时间的探索,在培养书法人才上已积累了一些经验,并形成了较为系统的课程体系。且当下社会对书法学科培养的人才有较稳定和一定规模的需求。

是压力,更是动力

中国高等书法教育自1963年成立以来,即将迎来60周年。而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浙江美术学院组建我国第一个书法硕士点并正式招收研究生以来,书法研究生教育也走过了40多年的历程。

在2011年版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中,“艺术学”开始从“文学”中独立出来,成为我国学科中的第十三个学科门类。曾属于二级学科的“美术学”升级为“艺术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书法”则从属于“美术学”,被列为二级学科。

在10年后,我们看到,征求意见稿中,将书法和美术合并为一级学科,从属到并列,有着“质”的飞跃。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浙江省书协副主席沈浩表示,书法学升格,与美术合为一级学科,于书法教育工作者而言必然是喜讯。中国文联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陈振濂在接受《艺术市场》杂志采访时表示:“就我个人的学术生涯而言,如果站在研究书法学学科的学者立场上,我肯定希望书法学能尽快成为一级学科。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们40年来为之奋斗的目标。”

欣喜之余,压力随着而来。“我们也不希望仅仅是因为政策的倾斜让书法占了便宜,而是真正货真价实地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获取。目前看来,如果我们的准备不足,只是一味狂欢,那就会有这种嫌疑。这恰恰是我现在面对狂欢氛围比较忧虑的:升级对于我们的学术意味着什么?对我们自己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是更大的压力,意味着更新更高的挑战。而现在,则是小学生交不出合格作业的那种窘迫和局促不安。”陈振濂表示。

“书法何以与当下的美术并驾齐驱?今天的美术包含绘画、雕塑、中国画、美术学、跨媒体艺术、实验艺术漫画等专业,是横跨中西、兼顾传统与当代的艺术,仅绘画还能分油画、版画、壁画、水彩等各个画种。而书法究竟能以怎样一个相同逻辑或者相似的学科内涵与今天的美术相并列,我们似乎还很难找到答案。”这是沈浩在思考的问题。

学科建设是一项复杂而庞大的工程,首先要解决的便是二级学科的设立。当然,具体如何设置,还要专家们集思广益,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现实意义在哪里

“一方面,伟大的时代需要专业的拔尖人才,书法专业拔尖人才离不开专业的教育培养和系统的训练。另一方面,社会发展更需要普及书法教育的人才,尤其是需要专业精通的中小学书法教师。”李一表示。

“书法成为一级学科”,功利一些说,有着非常多的“好处”:如有更多学校可以成立书法学院,拥有更多的自主权;书法领域可继续细分二级学科,发挥每个细分领域的优势;社会科学基金等项目将会有更大的倾斜;对书法生来说,各方面的机会更多了。

这些年来,教育部积极推进在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但师资一直以来是困扰。

在此前美术报的一个小调查中,书法专业的学生毕业后,33%的人在学校(包括中小学及高校)中任教,35%的人选择办培训机构或者是在培训机构中任教,8%毕业生进入了与艺术相关的企事业单位(包括画院、博物馆、美术馆、报社等),剩下进入到私人企业、成为自由职业者或者是其他。虽然有1/3的毕业生进入到了学校任教,但人数还是远远不够。

首先,因学科归属问题,综合类大学一般二级学科不能成立独立学院,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本科的招生数量,并直接导致了中小学书法教师师资力量薄弱。其次,由于书法的学科设置,书法教师以美术、语文、历史等学科进行资格考试,书法教师职称评聘也要以美术专业评聘,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中小学书法教育的开展。且学校的艺术教师编制本就不多,大部分学校招老师多考虑美术为主,以至于书法老师在学校里流动性很强,专业毕业生们不愿去学校任教,去了也往往留不住人。此外,评定职称和专业教师资格证以美术为主,这为书法老师的晋升之路增添了难度。

在2021年版“学科专业设置征求意见稿”中,“美术与书法”并列成为一级学科,但也有专家表示担心,对教师资格证考试、招聘考试、职称评定等来说,是否会和之前书法为美术学下的二级学科一样,陷于尴尬的境地。

升级为一级学科之后,书法的职称制度是否会相应出台,中小学的书法教师编制是否会增加,我们期待着。

同时,我们相信今后书法专业的学生面对的出路会更广阔一点,限制会更少一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潘鲁生:文化产业人才要面向乡村振兴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