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居 > 正文

拥有72年党龄的老父亲,生日快乐!

2020-06-30 20:23:41       点击:

我的老父亲

拥有72年的党龄的老父亲今年91岁高龄了。他1948年入党,曾担任团支部书 记、副业主任,后来,又担任了乡里的副业股长、乡长等,在当时“下放”大潮中,他受县委组织部委派,回到老家任职,一直在村里分管工副业生产。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家庭是不允许种菜养鸡的,否则,就会被扣上资本主义的帽子,轻者受到游街批斗,重者会被逮捕判刑。

在那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年代,为解燃眉之急,父亲与几位干部一商量,决定偷偷搞点小生意挣俩钱,改善一下集体的贫穷状况,就拉了一马车生姜,准备拉到金乡去卖掉。可是走到半路就被查获,没收了生姜不说,父亲还被逮捕判刑,开除了党籍,而那位告密者至今不知是谁。我相信,这位告密者早已经魂归黄泉了。

大哥与老父亲的合影照

七十年代末期,中央开展了冤假错案的清查清理工作。于是,父亲等几个人开始对自己的案子进行申诉。

在省、市(原地区)关注下,父亲等几个人得到了平反,恢复了名誉,恢复了党籍,没有给予任何经济补偿,仍在农村辛辛苦苦地耕种着责任田。

记得那时我正在上初中,以父亲的经历写了一篇名为《父亲笑了!》的文章,投稿到《中学生》杂志,过了不久,《中学生》杂志刊登了。一天在上晚自习的时候,当时老师给我送来杂志社寄来的样刊。后来,又收到了两块钱稿费的汇款单。两块钱,那个时候是个不小的数目,我哥哥当老师,每个月的工资才五块钱。当我去20里外的邮局去取钱的时候,邮局人告诉我,需要我的私章,于是,我又花了八毛钱刻了私章,才领取了这两块钱的稿费——这大概是我平生第一次收到稿费,后来怎么花的这笔钱现在也不记得了。

老大陪同老父亲在医院检查身体

2017年,是老父亲最为得意的一年。哥哥有了小孙子,我也升级当了爷爷,我妹妹也抱上了孙子。一年里,老父亲添了两个重孙子、一个重外孙,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其乐融融。父亲在老家独自生活,孩子们时常送茶、酒给他,嫂子也给他往家里送好吃的,所以他吃喝不愁。在城里的哥哥,家里有客人来,或者逢年过节改善生活,侄子、侄女都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到老家接上老父亲,来城里聚聚,饭后再用专车送回家。

姐姐与老父亲的合影照

去年,为给老父亲解闷,我儿子给他买了两只鸟,不长时间,一只飞走了,一只死了。今年,又给他买家去两只宠物兔,结果,在邻居董哥的“忽悠”下,一只兔子成了下酒的佳肴。儿子一气之下把剩下的一只兔子抱回了济南,至今连我都不搭理。有时,父亲也摆弄几盆花,最后也只剩下空荡荡的花盆。

老父亲把心思都放在看书报上了!隔三差五,他就在村委抱回家一摞报刊,尤其对党报党刊情有独钟。在与老友们的相聚和闲聊中,总是把自己看书读报得来的党的方针政策讲解一番。

前几年,因敢于直言,父亲也得罪过“镇官”。其中就有这么一位三十出头的小副镇长,竟然对父亲咆哮道:你是建国前的党员,我把你弄成建国后的!在这个“镇官”眼里,还真把自己当成“大官”了!

老父亲的捐款证明

父亲生活很节俭。早上炒盘菜吃一天,是常有的事。而在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他却毫不犹豫地捐出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五百元钱。看着盖有中央组织部大印的捐款收据,他深感自豪和欣慰。

前些日子回老家,大哥、大嫂当笑话一般地说了一件事:我姐姐酒后说,老父亲现在要是六十多岁该多好啊!

这,何尝不是我的心里话!

曾孙女给曾祖父表心意

我们姊妹兄弟五个,都不知道父亲的生日在哪一天,他也不让给他过生日。

明天就是“七一”了,谨以此文,献给党的生日!也顺祝老父亲生日快乐!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新疆烧烤:中国美食的奇葩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