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敛财7亿多元刷新贪官纪录,赵正永从哪收这么多钱?

2020-05-14 21:01:46       点击:

赵正永敛财的数额,刷新了中国贪官的纪录。

5月11日,据天津市一中院消息,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一案在天津开庭。

据检方指控,赵正永敛财超7亿!

这个数据,超越了内蒙古“老虎”邢云,邢云敛财超4.49亿,2019年12月,邢云被判死缓,且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2003到2018年,赵正永在陕15年,何以疯狂敛财至此?我们综合早前媒体报道,力图勾勒出赵正永贪腐的关键节点,以为警示。

性格强悍仕途受阻,

借西部大开发进入陕西

赵正永1951年出生于安徽马鞍山的一户普通矿工家庭,1970年,结束两年知青农民生活后,进入马钢车间工作当铆工和钣金工。

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崔永元采访时任陕西省长赵正永,邀请后者使用扳手。

由于爱好文学,写得一手好文章,他后来出任马钢公司修建部秘书科秘书,期间,他入了党。

1974年10月,赵正永进入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毕业后,赵正永得以进入马钢公司干部序列,从此踏入仕途。

摸爬滚打20年中,他先后担任马鞍山市团市委书记,马鞍山市委副书记、黄山市委书记、安徽省公安厅厅长、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厅厅长)。

1999年,王志文、李幼斌、高明等主演的电视剧《刑警本色》热播,时任安徽公安厅长的赵正永,以公安顾问的身份出现在了该剧职员表里。

但据《财经》杂志报道,虽然2000年6月担任政法委书记,但因为赵正永性格强悍,引起诸多同僚的不满,因此始终未进入安徽省委常委序列。

同样是在2000年,国家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央组织东部地区的一批优秀干部赴西部任职。当过知青、工人、工农兵大学生,有着丰富工作经历的赵正永,入选第一批“西进大军”。

次年6月,他卸任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职务,转战陕西,出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又出任常务副省长。

从此,他开始深耕陕西官场15年,历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常务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等职。

据《财经》杂志报道,多位陕西官员透露,赵正永在陕保持其强硬的工作态度,不但在同僚之间如此,甚至直接插手一些经济纠纷,乃至干预司法。

陕西千亿矿权纠纷案、榆林胡志强案,秦岭违建别墅泛滥、以及饱受诟病的用人选人问题等,均成了他的“陕西标签”。

“能源腐败”揭盖子

靠矿权赵正永贪污了多少钱?

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长期负责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方面工作,在陕北煤炭资源整合,以及矿区地质灾害治理过程中,均留下足迹。其时,恰逢中国煤炭市场迎来“黄金十年”。

据《财经》报道,赵正永曾安排自己的其中一名亲友——陕西海安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俞洧,染指在延安和榆林两市主采的延长油田业务。几年时间,俞洧就从延长石油获利过亿元。据知情人透露,赵、俞两家不仅是世交,赵正永夫妻和俞洧的妻子还是中学同学,双方属于同学加密友的关系。

此外陕西省能源领域的几桩丑闻,让赵正永几度陷入舆论漩涡。其中,最具有代表的事件,是“榆林百亿国有煤矿疑被一亿元贱卖”、“陕西省政府致函施压最高法”、“女港商拥上千亿元煤矿6年纳税35元”等事件。

据媒体报道,在千亿矿权案中,赵正永通过两次省政府党组专题会“认定”民事合同无效,并“指令”工商局对凯奇莱公司作出行政处罚,要求公安厅查侦凯奇莱公司涉嫌经济犯罪。事后表明,赵正永的直接干预影响了有关部门依法行政。

2018年1月31日,陕西榆林市横山区,“千亿矿权案”波罗井田所在村庄,处于毛乌素沙漠和黄土高原交汇处。新京报记者 王婧祎 摄

上述三起事件,其中两则涉及女港商刘娟。但在赵正永等人支持下,刘娟不仅完成了对波罗井田千亿争议矿权的审批,并将股权转给当地国企后套现脱身。

赵正永在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白手套”,是时任海南德璟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姚春雷,在集团内负责非主营业务投资。他曾专门为了给赵家寻找冬日避霾之地而投资一家酒店。而赵正永在陕西天然气行业的“白手套”王湧,时任陕西百事通企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其在赵正永任上力推的“气化陕西”中分得利益。

2018年6月,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落马。胡志强是山西省原省委书记胡富国之子。榆林是陕西的煤炭重地,在他任职期间,榆林市能源领域腐败案件频发。赵正永和胡志强关系密切,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商人朋友”。

▎根据公众号陕电侠文章披露,赵正永也曾攀附大老虎。

用人腐败:想当区县一把手要3000万

陕西有政商圈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时任常务副省长的赵正永已经59岁,很多人认为他即将退休,他却被提拔为陕西省代省长。后来本以为在省长任上干几年退休,却没成想,省长升任书记。

《财经》杂志还专门提到,赵正永担任陕西书记期间,人事程序不规范,甚至有严重的买官卖官问题,根据《财经》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一些经济发达的区县人事,基本都是赵正永说了算,要想在这些区县当“一把手”,“没有3000万元想也别想”。

《财经》报道称,赵主政下的陕西省委,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线”,陕西省委常委会研究干部共28批次,有16批次在没有作出党风廉政意见、个人有关事项核查、信访举报等结论的情况下就上会研究。在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有42名任期不满3年的市县党政正职被调整工作岗位。有的干部“火箭”式提拔 “点卯”式工作,毕业后10年经历8个岗位。

陕西政商界传闻,赵正永有三个主要的交际圈子:球友圈、老板圈、老乡圈。

赵正永(前)在打网球

另外根据《环球人物》报道,赵正永爱打网球,这是他的小圈子的一个缩影。圈子内的人,赵正永格外照顾;圈子外的人,则毫不留情地打击。

在中央巡视组对陕西的巡视报告中,数度提及存在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线”问题,有的干部甚至是“‘火箭’式提拔、‘点卯’式工作,毕业后10年历经8个岗位,提拔至副厅级”。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曾任陕西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的张仁华,便是赵正永网球朋友圈成员之一。因为这层“球友”关系,2014年1月,张仁华调任陕西日报传媒集团总编辑,后转任社长。除了张仁华,先后接受调查的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及陕西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皆为赵正永网球朋友圈成员。

一些私企或国企负责人也投其所好。陕西的一家某省属国企耗费巨资在单位改建网球场,目的就是吸引赵正永过去。赵正永去过几次后,感觉网球场建得太奢华,没有再去。

同时,当地企业也争相冠名“陕西省领导干部网球赛”,比如“思源杯” “中银财富杯”“天地源杯”等。

据接受采访的企业家透露,赵正永的网球队圈子大约有70人,“厅级领导、部级领导不在少数,也有少数企业家”。

此外还有老乡圈,与赵正永同时被通报移送审查起诉的陕西省原副省长陈国强,曾是赵正永的手下。赵正永当年上任陕西省省长不久,就找时任省政府秘书长谈话,后将其调离陕西。内部人士认为,赵正永此举的意图之一就是给陈国强挪位,陈国强很快从省人社厅副厅长任上进入省政府办公厅。陈国强是赵正永的安徽籍老乡,颇受赵正永赏识。

据媒体报道,陕西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原主任胡传祥,与赵氏夫妇同出身于安徽,借与孙建辉(赵正永之妻)的远房亲戚关系攀附赵正永,并因此获升迁。2018年8月其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胡传祥前后17次共向不同对象行贿了2500万,曾用茅台酒箱子装200万现金行贿。

尾声:又多一个“巨贪”标签

此前他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018年7月3日前往西安名刹香积寺参访,当地人称,“去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但这种想法只是徒劳,半年后的2019年1月,赵正永落马。

赵正永在省长、省委书记任上,当地媒体多次报道他慰问看望拾荒工人,帮农民工讨薪、给网友回复留言等新闻,给人一种接地气、没有架子的印象。但事实上,赵正永又有“官霸”的一面。

《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赵正永非常霸道,手伸得长,管得非常细。他当省长的时候,什么事情自己就定了,很少向省委书记汇报,而他当省委书记的时候,则经常管政府的事。

某央企驻西北公司的一位高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工作方面建树不多,出行时却随从一大堆,前呼后拥,去哪儿都恨不得封城。喜欢文学的他,说话爱引经据典,完了还要把自己说的话印成书。

虽然他一直努力为自己营造亲民的形象,却还是在三秦大地留下了“官霸”、不懂经济、任人唯亲的烙印。

如今,随着敛财金额刷新纪录,赵正永又多了一个“巨贪”的标签。

附:

十八大后打虎不断,一批落马老虎被法院查明受贿超亿元,但像赵正永这么多的,还从未有过。这些贪官最终获刑无期甚至是死缓(张越除外),其中邢云、白恩培被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受贿4.49亿):死缓,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安徽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陈树隆(受贿超2.7亿):无期

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受贿超2.46亿):死缓,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受贿超1.7亿):无期

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受贿超1.56亿):15年

国家统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受贿1.53亿):无期

浙江宁波原市长卢子跃(受贿超1.47亿):无期

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受贿超1.46亿):无期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超1.4亿):死缓

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受贿超1.29亿):无期

河南省委原常委、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受贿1.25亿):无期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超1.23亿):无期

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受贿超1.16亿):无期

最高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受贿超1.14亿):无期

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超1.11亿):无期

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超1.04亿):无期

(本文综合自《财经》杂志、《中国新闻周刊》、《环球人物》、廉政瞭望《官察室》、北京青年报、公众号“陕电侠”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达拉特旗:14504户居民拿到了期盼多年的房产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