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新增川籍起义将士陈昌 时任贺龙手枪队队长

2020-08-01 23:35:45       点击:

陈昌系2020年8月1日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新增的起义将士名录之一。由于长期在隐蔽战线战斗,陈昌曾使用过贾佐、贾希夷、贾希一、贾怀湘、贾邵谊、贾绍宜等20余个化名。据陈昌的家属介绍,新中国成立之后,为了让组织了解其历史,陈昌曾写了一份自传。

自传资料显示:陈昌(1907.1—1960.1)四川仪陇人,一九二五年冬考入北洋军阀吴佩孚部“军官团军士队”。一九二六年秋,革命军在广东“北伐”,“丁泗桥之役”中陈昌被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叶挺部所俘。同年十月,革命军攻克武昌,将所俘的青年军官编成补充团,陈昌任该团三营营部中尉副官。

一九二五年年十二月,陈昌被送到革命军十一军“军官教导队”学习。一九二七年年四月,在“军官教导队”毕业后,陈昌被分在十一军20师(应为第24师)72团一营一连任排长。

南昌起义前,陈昌到贺龙部工作,担任贺龙军长的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这意味着在起义前后,陈昌带领“贺龙手枪队”保卫南昌起义的领导安全。

陈昌后代接受八一起义纪念馆证书

自传中,陈昌讲述了起义失败后的一些情景:

至一九二七年十月三日,在“落云乡之役”(疑为“云落”)失败后,贺龙、刘伯承、林祖涵、吴玉章、澎湃等同志经惠来县向香港撤退,命令我率领“贺龙手枪队”掩护,并给我伪汉口中国银行券五千元,以作为香港的旅费。并命令我将他们撤退到香港,转赴海陆丰指挥贺龙部一、二两师,接应红十一军叶挺部与周恩来同志所领导的“革命军事委员会”等,向周恩来同志汇报后,再赴香港复命。

一九二七年十月四日晨,在惠来县的一个无名山上,我带着“贺龙手枪队”警戒着敌人时,适逢周恩来、恽代英等同志也向我们这边撤退。我即将贺龙、刘伯承等同志的指示等情况立即面报周恩来同志,并得到他的答复:“命我将所率领的‘贺龙手枪队’,交给革命军事委员会的警卫营营长李明柯(李鸣珂)同志后,即日启程赴香港复命,按照原计划执行。”

由于陈昌在自传中提到“贺龙手枪队”,这在历史上没有相关的记载,同时关于他参加南昌起义缺乏旁证,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对他是否为参加南昌起义的人员一直“存疑”。2009年,子女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寄去一封信,请求调查和核实有无“贺龙手枪队”。

2009年11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发出了编号为(2009)333号的答复函件:关于查找您父亲陈昌同志在南昌起义时是否担任“贺龙手枪队”队长问题的函收悉。由于缺乏史料,仅依据现有个别史料论证如下:

一、“贺龙手枪队” 由于第二十军是全军参加起义,可以认定“贺龙手枪队”参加了南昌起义。

二、在南昌起义前,陈昌是否是“贺龙手枪队”队长问题,现还没找到有关史料依据,也没有任何回忆史料提及,难以做肯定回答。起义胜利后,在周恩来主持下,李鸣珂调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任警卫营长(即手枪队队长)。但警卫营是不是对“贺龙手枪队”的改造版,李鸣珂是否有前任,现也没有史料佐证。

关于陈昌的经历,记者在寻找关于“蒋仁风”的档案时,发现蒋仁风在新中国成立后提交的个人情况说明时,有几处关于陈昌的独立记载,特别是蒋仁风在南昌起义前后的从军经历,写的是“重庆局贾佐证明”。当时,陈昌在重庆市公安局工作。而陈昌在自传中写到担任“贺龙手枪队”队长到参加南昌起义这一段经历,也注明“请组织上找贺龙、蒋仁凤(蒋仁风)等同志证明”。经过多重交叉印证,可以证明陈昌参加了南昌起义。

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对陈昌的结论:

贾佐(1907-1960)四川仪陇人,又名陈昌、贾希一等。

1924年考入川军第六师“军官讲习所”的学生队。

1926年参加北伐。

1927年任贺龙的上尉侍从副官,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时任“贺龙手枪队”队长,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曾任广东梅县苏维埃政府赤卫队总队长。

1931年入上海中央特科,开始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曾遭错捕,后平反,恢复党籍。

曾在重庆狮子滩水电站工作。

今日,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举行仪式,将陈昌个人照片及简历刻录与馆内,永世纪念。(记者 孙铭 南昌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八一志愿者林汉京参访南昌八一精神研究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