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13264010777326975150@qq.com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山东退休民警帮烈士家属“见到”烈士模样

2021-04-04 18:48:29       点击:

桑清亮烈士牺牲8个月后,他的遗腹子桑友春出生;刘占鳌烈士牺牲时,他的儿子刘万宁只有6个月大;刘庆普烈士牺牲时,他的儿子刘孟昌6岁、女儿刘素荣只有10个月大;张所聘烈士牺牲时,他尚不知,从军8个月后自己有个女儿张玉秋出生……

  战争年代牺牲的烈士们,许多未能留下影像资料。这些烈士后人或没见过父亲,或因年幼对父亲记忆模糊,不知道父亲的样子成为他们一生的遗憾,这种遗憾与对父亲的思念在他们年老后变得愈发深切。

  2017年至今,4年时间内,山东省公安厅退休民警林宇辉要为100名烈士画像。“我做这项工作,跟烈士们的功绩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我想尽自己的力量,帮助这些烈士后代实现他们在晚年见到烈士相貌的愿望。”

  

 

 

  完成100幅烈士画像 为建党100周年献礼

  林宇辉此前在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工作,从事刑事模拟画像已近20年,曾通过模拟嫌犯画像等协助各地公安机关破获多起疑难案件。

  2017年,林宇辉参加央视《等着我》栏目,为一位烈士画像。画好之后,烈士的妻子说非常像,那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丈夫。从此,全国各地陆续有烈士家属来找他为烈士画像。

  “我一看烈士牺牲没留下照片的情况,在全国还是很多的,就想弥补烈士家人的愿望。”林宇辉于是决定花上几年时间,利用自己的画像技术,为这些烈士画像。

  林宇辉2018年退休后,本打算陪陪家人、趁身体还好出去走走,自打开始为烈士画像,一晃几年过去了。目前,他已经画了90多幅烈士像,预计到今年6月完成100幅画像,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礼。

  “也可以说画烈士就是种情怀,想想这些烈士,年纪轻轻,为了国家民族,为了人民,把自己的生命都献了出去。为烈士画像,实实在在去为烈士做一点自己能做的事情,是我们这代人应该做的,这也是对红色基因的传承。”林宇辉认为,这项工作尽管累一点苦一点,但值得。

  林宇辉敢于定下为100位烈士画像的目标,底气来自于他的训练。他以往的习惯,画本不离包、画笔不离手,走到哪画到哪,观察人的相貌特征,“56个民族,大致的特征你要知道。”

  “我觉得可能还要有一定的天赋,我自己感觉,对人的相貌,一般看上几眼就能记到大脑里,并且还能画出来。”林宇辉说。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烈士画像 他都在看着你

  林宇辉坦言,人像复原没有很好的方法,只能用手画,靠经验来完成。有些可以提供烈士父母或兄弟姐妹的照片做参考,较易操作;还有一些提供不出任何资料,只是听长辈讲过烈士的模样,则使画像难度大增,因为即使描述脸型,每个人囿于自己的认知、理解,也未必能准确。

  有些情况则比较幸运,虽然也是口述相貌,但烈士的同代人健在,能为画像“把关”。比如,上海的烈士后代朱大妹,在看到父亲画像后,视频连线她的舅妈,其舅妈当即说很像;江苏的烈士后代桑友春,在看到父亲画像后,无从判断像还是不像,烈士一位87岁的近支弟弟提出意见,“大方向是这个样子,但上额宽了些,脸长了些。”于是林宇辉得以根据其意见修改画像。

  “画像是个系统工程,全国各地都有烈士后代来求助,一定要熟悉当地人的相貌特征。还要了解烈士牺牲的年代,了解当时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有些烈士是地下党,他们的穿着也要认真考量。”林宇辉说,这都是画像难把握的地方。

  “我画像还是尽量往烈士家族人的相貌上靠近,比方说烈士的孙子来求助我,那么尽量把烈士孙子的一些特征,吸收到烈士的相貌之中。总之,你画出来要让烈士家属觉得像他们家里的人。”林宇辉说。

  画像过程中,林宇辉尤其着意画出烈士的英雄气概,“通过他的眼神,通过他的表情。”为此,林宇辉也特意研究过一些烈士的相片。

  “精气神首先体现在眼睛与眉毛之间,这是最重要的。要把眼睛画准确,把它画活,我画的烈士眼睛,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他都在看着你。”林宇辉说,“所以说很多烈士后代当看到画像第一眼,就能被打动。”

  今年3月,林宇辉在烈士后代家为烈士画像

  连日来,记者持续采访各地烈士家属到林宇辉工作室“请”烈士画像,他们看到画像真情流露的画面比比皆是。有些烈士后代一辈子没喊过“爸爸”二字,但画像让他们的情感得以宣泄。

  79的刘万宁在看到父亲画像后禁不住放声大哭:“将近80年了,我盼着你,今天终于见面了,我们父子俩,爸……”

  72岁的张玉秋在看到父亲画像后哭道:“我终于见到你啥模样了。人家都有父亲,我没有。70多岁,见到父亲了。”

  烈士后代张玉秋看到烈士画像大哭

  79岁的高才在看到大哥画像后倾诉思念:“多少年的念想,终于成为现实。大哥,我今天终于见到你了。我带你回家。”

  ……

  筹备百位烈士画像展览

  在林宇辉工作室,墙上已没空间把烈士家属赠送的锦旗悬挂起来,干脆都摞在了一个支架上。

  “神笔绘出英烈容颜 万古流芳激励后人”“烈士尊容回故里 妙手丹青暖人心”“神探大师 画艺精湛 入朝先烈 英荣再现”“神笔塑英烈 丹心暖后人”……这些样式各异的锦旗来自于山东、河北、江苏、黑龙江等地的烈士家属。

  烈士家属向林宇辉赠送的锦旗

  “很多烈士家属表现出一种千言万语不知怎么感谢的意思,但我从一开始就明确地讲,为烈士画像是公益活动,不会收烈士家属的钱。”林宇辉接着说,“但锦旗例外,锦旗能代表对烈士的尊敬,对我也是个勉励。”

  “很多烈士的后代已经年迈了,有的真是拄着拐杖来到我工作室,我给他们讲,这么大年纪就不要来了,让孩子来就行,但他们坚决要来,说要亲自把我的父亲请回去。”林宇辉说,有的到了烈士重孙子这一代,还在想办法为祖辈画像,都让人非常感动。

  记者采访期间,现年96岁的于培宽就曾在儿子的陪伴下,一同到林宇辉工作室请回父亲于化南烈士的画像。

  林宇辉在与烈士家属见面沟通画像时,总是着正装、系领带。他解释说,“这是对烈士的尊重,我觉得不能太随意。”

  “我的警帽始终在工作室放着,也是提醒自己,虽然退休了,还是应该以警察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林宇辉说。

  林宇辉工作室内的部分烈士画像

  “我所画的这近百幅的烈士画像,每幅画像背后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我为什么能够坚持把它画下来?正是这些烈士的事迹、精神打动着我、感染了我。”林宇辉说,他正在准备办百位烈士像的展览,配文说明烈士事迹,届时也打算邀请一些烈士家属来参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内蒙古三河边境派出所:清明祭扫 缅怀先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