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13264010777326975150@qq.com
首页 > 三农 > 正文

亳州农民陈允民:何时追回被冒领的近300万元林木补偿款?

2022-06-06 08:43:40    法治观察报   点击:

安徽省亳州市老农民陈允民

2022年6月1日,陈允民,这位年近七旬的老农民向记者哭诉了自己的遭遇。

据陈允民介绍,2003年1月10日,徐长力、陈允民与亳州市谯城区十河镇宋大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使用权承包合同书》,承包该村废弃窑场土地面积约为180亩。同日,亳州市公证处以(2003)皖亳证民字第003号《公证书》,对该合同进行了公证。

2008年2月10日,林权和林地使用权变更的到陈允民名下,林权证号:(2008)第000020号。至此,该片土地使用权及林木权属全部归陈允民所有。在该处土地上,陈允民复垦整平土地、栽植树木1.4万余株,并建起护林房、养殖大棚等,前后投资达上百万元。

2015年,陈允民得知其林地属于亳州市经济开发区土地征收范围,就向谯城区林业局申请补办林权证,谯城区林业局作出谯林证字(2015)第1号林权不予补办通知书。陈允民不服,向谯城区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谯城区人民政府未予支持,陈允民遂向谯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6年6月22日,该院作出(2016)皖1602行初5号行政判决书,撤销谯城区林业局林权不予补办通知书和谯城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

经陈允民多方了解和法院的调查得知,刘彬,是许运好的妹夫。

2016年10月20日,亳州市谯城区不动产登记局正式承接不动产登记工作。

谯城区不动产登记局未向法院提供相关变更登记档案材料。

亳州市谯城区不动产登记局提起上诉。2017年8月15日,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6行终56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陈允民反映,刘彬出示的借据,均为在许运好胁迫下所签。

2013年2月,有好心人将陈允民的遭遇发布在网络上,亳州市纪委以亳纪函(2013)2号书面向亳州市公安局移交了该举报线索。

虽然公安机关认定许运好的行为不构成刑事犯罪,但是从中也证明了一个事实:刘彬取得变更后的林权证是在2010年12月27日,而陈允民借刘彬钱款的借据,却是产生于2012年2月29日。刘彬在法庭上所述“因陈允民欠其债务而将林权证过户给他”的说法不攻自破,其行为已经涉嫌违法。

2017年3月23日,根据陈允民的申请,亳州市谯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皖1602民初2242号民事裁定书,将亳州市经济开发区第三管理区宋大村委会宋大自然村的案涉林地、林木征收补偿款298.40万元予以冻结。

此复议决定严重侵害了陈允民的利益。陈允民认为,结合案件所查明事实,法院已明确认定案涉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在陈允民和刘彬之间存在争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陈允民应属于“与行政复议行为有利害关系”的人,亳州市政府未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剥夺了他的知情权、参与权,违反了“程序正当原则”。为此,2020年8月4日,他向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20年11月1日,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皖16行初62号《行政判决书》:撤销被告亳州市人民政府于2020年6月10日作出的亳复字【2020】2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2021年11月18日,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皖16行初39号《行政判决书》,再次判决撤销被告亳州市人民政府于2020年6月10日作出的亳复字【2020】2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2021年年底,在该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之诉期间,刘彬却在亳州市高新区管委会领走了该笔林木征收补偿款。

就是这样一份漏洞百出的申请表,在事关农民切身利益的问题上,在林权证原持有人未到场签署相关文书的前提下,谯城区林业局竟然乐此不疲地为刘彬办理了变更换证手续。而在法庭上,接手不动产登记事务的亳州市谯城区不动产登记局知错不改,竟然恬不知耻地表示自己只有办证权,没有撤销权。同时,还辩称其不是适格被告、陈允民的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亳州市谯城区林业局向刘彬颁发林权证合法等等,法院依法进行了驳斥,其辩词均被推翻。

在本案中,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的许运好扮演了什么角色?人们自会一目了然。在法院判决中,除了走到前台的许运好的妹夫刘彬之外,许运好的内弟马峰、许运好的连襟崔居进等人悉数登场。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可以肯定的是,许运好及其几位亲属围在陈允民身边,绝非是助人为乐。

但是,刘彬名下林权证被撤销,法院并未对案涉林地归属进行确认。近乎模棱两可的判决,让陈允民老人还要继续在诉讼的道路上走多久?

如今,因地上的房屋也被拆除,老伴三年前含恨而亡后,陈允民老人自己过着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加之长期官司缠身,疲于应付,他的身体也每况愈下,靠当地政府给办理的微薄的低保金勉强度日。

<p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margin: 15px 0px 0px; padding: 0px; border: 0px; font-size: 17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ackground-image: initial; background-position: initial; b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initial; 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line-height: 28px; text-align: justify; word-break: break-all; font-family: PingFangSC, "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nimbus="" sans="" l",="" arial,="" "liberation="" sans",="" "hiragino="" gb",="" "source="" han="" cn="" normal",="" "microsoft="" yahei",="" "wenquanyi="" micro="" hei",="" zen="" "st="" heiti",="" simhei,="" hei="" sharp",="" sans-serif;"="">“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战之中,是农民与公务员、强权与弱者之间的博弈,孰是孰非,人们期待真相大白之日早日到来,也期盼陈允民老人的问题得到圆满解决。(法制观察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争议土地挂牌出让被指违法,上级两次催办至今无果
下一篇:鄂尔多斯市文化馆:传承文明 畅享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