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13264010777326975150@qq.com
首页 > 三农 > 正文

河南灵宝市:镇办企业拖欠民工工资69万元已达五年之久

2023-04-10 11:33:00    南方法制网   点击:

“作为镇政府开办的企业,拖欠我们50多名民工69万余元工资,至今已达五年之久,这可是我们的辛苦钱,全家人的救命钱!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到各级政府去反映,镇政府采取各种手段,对我们进行威胁、打压,甚至抓捕、拘留,威逼我们签下不再上访的书面材料。难道拖欠工资的有理,我们这些民工就该死吗? ”日前,河南省三门峡市灵宝市的农民工赵某某向媒体哭诉。

 


朱阳镇人民政府大门上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牌子格外显眼

据了解,赵某某等50多人,是河南省三门峡市灵宝市朱阳镇寺上金矿1208坑口的民工。该坑口是朱阳镇政府的镇办企业,朱阳镇政府以每年60万元的价格将矿山的开采权转包给当地人王白英和马长江,包工头是汪东升,在井下带班的是阚永富。

2017年11月,在汪东升的安排下,阚永富将自己老家的人和朋友50余人带到矿上打工,2018年7月5日,还在井下工作的阚永富突然得知,当地公安部门以“涉黑”的罪名将王白英、马长江以及汪东升等人带走,至今仍在关押。

此时,阚永富彻底傻眼了,因为他带过来的这些人都没有拿到一分的工资,他不知道如何向父老乡亲们交代?在安顿好工人之后,他在灵宝市(县级市)负责要钱。转眼到了2018年12月份,工人需要回家过年,无奈之下,他们依法向朱阳镇人民政府、灵宝市信访办、三门峡市信访办和河南省信访办反映了被拖欠工资的情况,2018年12月21日,朱阳镇人民政府拿出18万元给阚永富。这是阚永富拿到的第一笔工人工资。阚永富将这笔钱优先发给四川、山西等外省的工人,自己老乡至今尚未结算。

据悉,当时矿上共拖欠阚永富50余人87万余元,除去镇政府之前支付的18万元,目前尚欠69万元。

2020年12月,朱阳镇副镇长李文峰、矿长李四虎要求拖欠工资的工人到朱阳镇派出所做笔录,“只要核实准确无误,我们立即支付全部工资。”李文峰说。当时参加笔录的人员60余人,阚永富的团队参与笔录的18人。但是在做完笔录之后,李文峰出尔反尔,没有支付任何工资。

这五年来,每年的年底,阚永富都要面对“拖欠工资”的问题。但是,镇县市各级政府部门均以各种借口搪塞,推诿不办,使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2023年1月9日,他们再次到河南省信访局反映情况。当时朱阳镇政府一位领导出面协调,承诺自己先拿出5万元让工人回家过年,要求民工及时返回,遭到拒绝。

2023年1月14 日,正好赶上河南省“两会”召开,其中一个民工准备去会上找领导反映情况,在距离会议现场100米左右的马路对面,被执勤民警拦下扣留。当日,朱阳镇派出所将上访民工全部押回灵宝市。1月15 日,朱阳镇派出所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罪名,将这些民工全部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2023年2月25日,民工们又来到了国家信访局,等了三天之后,他们把反映材料交到了国家信访局。当日,灵宝市和朱阳镇政府的有关领导来到北京,对这些民工说:政府找了一个大老板担保,只要民工不再上访,及时返回灵宝市后将把拖欠的工资全部结清。

3月1日,上访民工返回灵宝市后情况又发生了变化。朱阳镇派出所工作人员采取诱骗、威胁的方式,让这些民工签下不再上访的《承诺书》。

至此事情并没有结束。后来,灵宝市在石家庄火车站派了大量工作人员拦截进京上访人。2023年2月25日早上,把一个准备去内蒙古的农民工强行拦下后押回灵宝市,在灵宝市看守所关了1天后,又送到灵宝市拘留所关了1天,后又安排几个年迈的退休老人将这个农民工软禁,没收了他的手机,24小时看守,直到3月4日才放其回家。

 


民工投诉材料

关于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党中央国务院一直十分重视,并且各项法律法规都有明确规定。其中,《劳动合同法》中关于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处理办法,有:1、到劳动行政部门举报;2、到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3、向当地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

第八十五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或者经济补偿;劳动报酬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应当支付其差额部分;逾期不支付的,责令用人单位按应付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国家规定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的;(二)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的;(三)安排加班不支付加班费的;(四)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未依照本法规定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

河南省灵宝市的这些农民工,何时才能讨回自己的血汗钱?我们将继续关注。(南方法治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冯雷:一位章丘退役士兵的“石磨情怀”
下一篇:最后一页